独草叶

【求本】求ink组的钟意带特+杀破狼+天潢

占TAG十分抱歉,求到删

求ink组的钟意带特(前半小时)

杀破狼全套(可接受各种瑕疵)

天潢贵胄(ink组,by漫漫)

不收高价本,走淘宝,求好心的姑凉出本

谢谢大家(*˘︶˘*)

【艾利】【试阅】逆风而歌 番外II —— Songs of Twilight

辉夜青竹:

夜深时分。


金属门锁与钥匙碰撞的“喀”一声响起后,他推开了门。


“我回来了——”


回答他的是一片空寂过后属于自己的回音。青年疑惑地挠头,自语道,“难道已经睡了?”心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失落。


连日辛劳的工作终于结束,他当然希望在回家的第一时间就得到温暖迎接。虽然……他也无法想象那人殷勤地为他端茶递水的模样,不过一句“你回来了”总该有吧……


青年就这么在心里小小地埋怨了一番,放下行李换了鞋,“蹭蹭蹭”地跑上二楼。他听到了几声零散的钢琴音,组合成一个小片段从书房的位置传出,琴声零零落落,不似他印象中的那么流畅。


果然人在书房。


他的恋人兼专属作曲人有个怪癖——即使现代科技发达,利用电脑软件就可以轻松作曲或编曲,他还是执意选择手写。据他自己说如果不是坐在钢琴前一笔笔写下旋律,根本创作不出合意的音乐。


所以除了一楼客厅中央的三角钢琴外,艾伦又特地在书房添置了一台立式的,方便恋人专注于创作。


书房的门虚掩着,有橘色灯光从门缝溢出。艾伦走到门口后轻敲了几下,等不及回应就小心地推开了门。


“……利威尔?”


如他所想,男人坐在立式钢琴前,埋头写着些什么。从艾伦的角度只能看到对方身穿灰色家居服的背影和整齐的黑发,以及虚放在琴键上的左手。


他知道利威尔在作曲时很专注,有时候连对他说话都得不到理睬,所以在对方创作时艾伦从不会打扰。但是现在刚刚回家的大男孩感到委屈——他千辛万苦地提早解决工作在深夜赶回家,结果只得到恋人的一个背影。


委屈过后,小小的恶作剧心理就起来了。二十岁的大男孩轻手轻脚地走到男人背后,伸手一把将对方搂紧,成功地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如受到惊吓般弹跳了一下,纤细的腰身和微凉的体温抱在手里真是舒服极了。


“艾伦?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利威尔回过头,对恋人“突袭”的举动没有责怪的意思,反而面露惊喜。


“刚刚到家,在一楼看不见您就知道您在这儿。”艾伦侧首,亲昵地吮吻他的唇。他们纠缠了一会儿,分开的时候都有点气息不稳。青年瞥了眼利威尔放在琴架上的好几张曲谱,问到,“怎么这么晚还不去睡?”


“还不困,这几天状态也好,你也知道晚上是最适合创作的时间。”利威尔放下笔,起身拍了拍年轻恋人的脸颊,“累了吧?我去帮你放洗澡水,去泡会儿澡吧。等会做点吃的给你。”


“不能一起去吗?泡澡。”他的大男孩开始发扬撒娇的本性,从背后黏住他不肯放。借着身高优势还低头亲吻他的脖颈。


“艾伦。”男人喊他的名字,语气里是满满的不赞同。


“……好的。”艾伦苦笑着松手退开,他看得出利威尔的疲惫,他自己也是一样。在这种时候泡个澡加上美餐一顿比某些剧烈运动显然更有吸引力。


而且,他发觉利威尔不对劲。


这种感觉从刚到家就开始,具体说来应该是从他听到利威尔弹的那个片段起。那种零碎的、几乎可以称之为生硬的旋律不像利威尔惯有的风格。他的恋人在音乐创作上总是拥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每一个音符都如同自由的代名词,组合到一起成为令人惊艳的旋律。


不像现在,连同利威尔自身都像被什么不可见的事物困住,整个人陷入一种愁绪和焦急,这种情绪的变化在最亲近的恋人面前根本无法遮掩。


利威尔去隔壁浴室为他放洗澡水,艾伦一个人站在书房。他拿起刚才被对方倒翻着放在乐谱架上的几张手写曲谱细看,微微皱起了眉。


** **


从两人交往至今,已经过了两年之久。


半年前在艾伦的软磨硬泡之下,利威尔终于同意搬到别墅和他一起住。当初艾伦执意离开事务所提供的酒店式公寓,在城郊购买的三层式别墅总算是派上了用场。


这里成了他们的家,可以毫无顾忌地拥抱彼此的地方。而在爱洁的利威尔打理之下,别墅一直都是洁净到纤尘不染的状态——当然需要遵守的规矩也相应增多,比如卧室到走廊需要换鞋,露台不可以随意种植花草等等。


他们的同居生活比艾伦想象中来的要平淡,但是他喜欢这种细水长流的感觉。自从利威尔辞去自由之翼小学的工作、成为他的专属作曲者之后,他们之间工作上的交集变多,有时候即使在家里也会就曲子的问题彼此讨论,搞得艾伦甚至错觉这里是他的第二间工作室。


和很多普通情侣一样,他们会在晚上做爱——并不频繁,不然利威尔的身体吃不消。有时候也会彼此抚慰或者相拥而眠,在对方的枕边分享白天的趣事。


对艾伦而言,现在的生活只能用“满足”来形容——工作虽然紧张但是稳步前进,生活上也得到了心爱的恋人,可谓顺风顺水。


所以现在恋人不寻常的状态令他心中不安——身处幸福中的人总会感到不安,手上捧着的东西越珍贵,越是怕自己会一个不小心打碎它。艾伦很珍惜利威尔,自然不希望对方有什么心事而自己不知道。


泡完澡出去,利威尔已经做好了简单的番茄通心粉,在餐厅等他。


他只做了一份,摆放在自己座位的对面,还倒好了冰柠檬水。男人撑着头的样子像是在思索些什么,艾伦猜想他还没把自己从创作状态抽离出来。


“在想什么?”他自发地坐到利威尔对面,抿了一口柠檬水。沁凉液体带着微香舒缓了他的五脏六腑,青年颇感满足地长舒一口气。


“作曲的事。”利威尔也不瞒他。


“最近没有要出新歌的打算啊。”难道利威尔还在为别的歌手创作?想到有这个可能,青年就觉得嘴巴里泛起一股酸味。


利威尔用一眼就知道他的年轻恋人又开始乱想,好笑地摇头。“不是这个,是韩吉找我。有一部电影的制作方无论如何都想让我为他们的新影片创作配乐。”


知道不是为其他歌手作曲,艾伦便放下心。


他随意地问,“哦?什么电影?”顺便开始往嘴里塞通心粉,感叹酸甜又香浓的味道真是好极了。


“是从一部小说改编的,你可能没看过,叫做《微光年代》。”


艾伦闻言一愣,放下手中的叉子,“就是那部战争背景,描述一个普通士兵和他的上级军官的故事?”


“你知道?”利威尔诧异地反问。


艾伦突然笑了,“不瞒您说,我是那部小说的忠实粉丝,书柜里还有一套作者签名的珍藏版呢!”


利威尔也跟着露出微笑。


“《微光年代》要改拍电影了啊……”艾伦心生感慨,“我对它的结局印象很深。那个主角士兵最后为了保护自己的长官而死,而一直冷冰冰对他的长官最后抱着他的尸体哭泣……虽然是个开放式结局,但是最后一幕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,人与人之间仅存的温情在战争的残酷下脆弱得不堪一击,却也是最强大的存在。我当初看到最后哭了很多回。”


青年的坦白得到恋人的一个眼神——多少带了点调侃的味道。他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,道,“原来是这样,利威尔先生要为《微光年代》创作配乐啊……这是您第一次接电影的配乐工作吧?”


利威尔点点头。“以前暂且不论。既然现在是你的专属作曲人,我也得想办法多挣得一些荣誉才行,不能总让你一个人跑在前面。”


他的话听着有些不服输的意思,但艾伦怎么可能不明白。


在偶像歌手艾伦·耶格尔越来越出名的当下,如果利威尔没有足够的荣誉去支撑他专属作曲人的地位,那么这个位置迟早会被别人所觊觎——就算艾伦自己不肯,事务所也会想方设法塞给他其他知名作曲家的曲子,以所谓双赢效应谋求更大的利益。


所以利威尔虽然嘴里说的是不甘心让艾伦一个人跑在前面,但实际的意思是想要努力与他并肩前进。


这样宝贵的心意艾伦怎么会不懂。


因此他微笑起来,隔着桌子握住对方的手,真心实意地对他道“加油”,倒把利威尔搞得面上发烧,深觉自己所想都被恋人看透得一干二净。


在一盘通心粉下肚后青年有了精神,抱住正在厨房洗碗的利威尔就开始纠缠。两人吻了一阵又转移阵地回到餐厅,忍耐多时的青年近乎急切地将恋人按到在才刚刚擦拭好的桌子上。


“等……等等!艾伦?”利威尔的背因为撞到硬质桌面而感觉到了疼痛,“不行、我今天很累……唔!”


吐出拒绝话语的唇舌再度被攻占,艾伦柔情十足地吻他,手下动作却毫不放缓,紧紧钳制住对方的同时已经用灵活的手指解开了恋人的长裤——家居服的裤子没有拉链,只有腰带系了个结,轻轻一拽就能松开。


“唔……嗯、”被点燃的欲望伴随舒适的眩晕感一同袭来,利威尔忍不住闭上眼沉浸在恋人给他的温柔爱抚中,又被背后冷硬的触感搞得身陷两个极端,令他始终无法真正投入进去。


“艾伦,”他挣开缠在一起的舌,“后背……很疼……”虽然这疼痛也不是不能忍,而且在快感中很容易被忘却,但利威尔不希望自己明天起床后会浑身酸痛,他还要作曲的!


青年了然地停了动作,可是现在这个状态要他忍到上楼似乎有点难——他们的下身贴在一起磨蹭着分不开,艾伦自己的裤子也已经被他自己解开到了胯部,完全不适合爬楼梯。


更何况连续一周禁欲的身体实在是忍不了。


艾伦想了想,一手绕到利威尔背后,另外一边的左手托住对方的臀,在恋人又惊又怒的叫喊声中将他整个人像孩子似地抱起,不顾对方几乎踢打的举动将两人挪到了客厅。


……(中略)




** **


利威尔知道自己状态不对。


他知道这是从自己接下《微光年代》配乐工作开始,也知道自己的不在状态明显到连艾伦都看出来的程度。


可这个问题,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解决,包括艾伦。


当初韩吉找到他时就告诉过他。


“利威尔,《微光年代》的制作方执意想找你做配乐,而我也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。但是这对你而言会是一个考验——电影配乐,必须在完全读透故事的前提下才作得出来。但《微光年代》这个故事,对你而言实在是太残酷了……”


是的。


虽然架空下的战争背景完全不同,但不知是怎样的巧合,《微光年代》的故事简直和他上一世的经历如出一辙——面对强大外敌的绝望抗争,不断的牺牲和死亡。故事的主线围绕着一个年轻的新兵和他的上级长官展开,从那个新兵身上利威尔居然还能找出不少艾伦的影子。


所以对他而言,读《微光年代》的时候等于把他过去那一世又回顾了一遍。而要全情投入状态下的作曲,更是逼他不得不回想起来那些残酷的往事——亲身经历的人才会有感触,而要把这些被他压抑到心里的记忆和负面情绪重新找出来,无异于在一处平静的湖泊底部翻搅淤泥,每一次搅动令男人的心又再度陷入曾经的灰暗。


这些他不可能向艾伦述说,即使同样拥有前世记忆的韩吉也不能。


他只能放任自己陷入回忆,陷入那些灰色的情绪中,从而刺激自己创作出符合《微光年代》感觉的曲子来。


但现在他的创作停滞不前。作出的曲子就像艾伦曾经听过的那样,凌乱而生硬。那是因为利威尔一方面逼着自己去回忆,一方面又本能地想要从回忆中逃离,自欺欺人的结果就是他根本无法全心投入到创作中去。


尤其故事最后,身为主角的新兵为了保护自己的长官而牺牲,他就不可自控地一再想起前一世的艾伦因巨人化过度频繁而力竭,最终死在自己怀里的那一刻——这令他心如刀绞。


不知第几张稿纸在手中写了改,改了又涂,最终被烦躁的男人捏成一团扔到地板上。


当艾伦端着茶点推开虚掩着的书房门,就见他的恋人正拢着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木地板上满是白色的曲谱残骸。


“利威尔先生?”艾伦赶紧放下手中的餐盘,取了角落的纸篓蹲到地上捡纸团。他知道利威尔现在是因为处在创作状态所以没说什么,一旦“清醒”之后看到满地纸屑肯定会心情糟糕透顶。


等他清理完地板之后抬头一看,发现刚刚还走来走去的男人又坐回到了钢琴前,随手弹出的旋律很散,一直作为对方头号听众的艾伦一下子就能听出其中满满的焦急,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灰暗。


就像是……站在战后残破的都市,面对硝烟弥漫下的满眼疮痍和死亡与绝望的哭泣声时,从心底涌上的无力感。


……


【试阅部分结束】


最后再罗嗦一句:6号晚21:00预售,【地址】→http://item.taobao.com/item.htm?spm=0.0.0.0.z9mE43&id=41432438373

《Through the Death》纯文字版

绒绒球:

【直接复制黏贴了WB】




挖个坟……没想到今天还有GN来问我德哈《Through the Death》的二刷Σ(°Д°很抱歉由于作者实在太懒了(……)所以99.9%的可能是不会再刷了【土下座。因此这里把正文的纯文字txt版打了个包放在网上,想看后文的GN可以直接下载,谢谢喜欢~









(试了试神奇的二维码大法www挺好玩的~~)

写不出故事的人:

rad和6927一如既往的绝配啊^q^,这首歌当年单曲循环了好多年来着。。。后来耳朵有点疼【喂

独白——记忆中的少年

九宴WUTAGE:

“我曾借朋友间开玩笑的名义,把冰凉的手塞进心仪男生的领子里。然而从那之后我所有的女人,都没有他的肌肤温暖细腻。”

October:

我终于知道gif怎么做啦!!!

第一次做就为了本命

喜欢这个场景好久了,都不知道画了多少次

画不够!!!

希望能越做越好!!!第一次的也很虽啦。。。